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玫瑰手指

---怀念中与你相遇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「式微」21  

2012-07-17 01:59:20|  分类: 红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灼灼七月  
2012年07月13日


*  
这一季,属太阳秀。  
她的脸,何以美得彤红。其目灼灼,使人怯于窥看。
  
万象低下了头。  
一波一波的热流,侵袭而来。  
梦,全部转了弯,拐向夜的岔道。
  
我渴睡。  
与那株失了水的无名花一起,昼不清新,夜不安寐。镇日恹恹在隅。
  
*  
屋漏的缘由找到了。是墙皮有了裂口。原只是一线缝隙,日久失修,终被风化成患。  
一切隐疾,皆是坏事的根本。
  
泥瓦工上阵。  
锤斧声大作。衬这盛热背景,极易敲碎人之修养。
  
不适宜。凌乱。聒噪。被询。应答。  
不适宜。靠热络太近。被拽离孤独。逢迎陌生眼神。
  
无处躲藏。行影。思绪。  
总是,想把自己匿起。  
我明白。这亦是一个久未疗治的隐疾。

*  
隔窗张望。  
烈阳下,脚架上,做工的人肤色褚红,汗流浃背。劳作着,尚不误谈笑逗趣。  
他们是快乐的。简单地快乐着。
  
我应有愧。  
可是,却实实愧不起来。  
或许,上帝先前拿走一些快乐,便是,以它抵消愧意去了。  
嗯。
  
清欢  
2012年07月17日


*  
艳阳终于不再。她躲进云层兀自想心事。  
天,闷闷地郁着脸。
  
枝头一只蝉,上蹿下蹦,哑哑嚣叫。它怕是,被自己掀起的炙潮困顿住了。  
有翅的鸟儿,却远飞未归。我亦想飞。苦无生风的羽翼。  
有翅,便可远梦。  
便可逢遇怀幽的丛林,凉爽的山峦,淙淙清唱的溪流。多么好。
  
*  
趁着天阴,出门打理头发。  
街道旁左,三两发屋毗邻。挑一个最不景气的,钻进去。
  
总是这样。逢一切场景,惯选冷清。  
所谓:性格决定行、运。乃至,命。
  
*  
窗棂微动。  
竟然轻风。吹了一瞬。恍惚风过许久了。  
看夜幕铺了天。冲个澡。身心松弛下来。  
思绪,如一卷冗旧稿纸,章节涣散,索引模糊。又如一块顽石,凿凿寡言,默于尘埃。
  
愈来愈觉,自己的文字失了感性,无血无痛,只是软绵绵假惺惺地,用以装潢虚面。  
嗯。生活迫着,放下了手中利刃,何以再能,将时光犀利盘剥呢。
  
生活,或是时间,改变了我。  
它使一场雪,再无计铿锵悲壮。
  
*  
东郭西施;陈风醾花;浮云淡月;深水浅筏…  
感激你。  
与我——不,是听我——说了那么久。  
看不见你的日子,我近似失语,生活,亦进入默片时代。  
然,无论相隔多久,这一种倾心的亲切的默契,依然衔接无隙。
  
5年有余。  
盛衰起落。一波一波的风雨连城,一站一站的岔路转折。多少风花,暗换了背景。  
我的视线里,一直,你在。且一直,允我沉默如石,听我倾诉如流,纳我一切坏习性。  
所谓知遇,莫过于此吧。
  
尘内,尘扬无止。  
我安笃我处。槛门冷落。  
而你知道,于我,人间不必热烈,最好——永是清欢。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3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