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玫瑰手指

---怀念中与你相遇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「在人间」谁是人间惆怅客  

2009-02-05 21:03:27|  分类: 寒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残雪凝辉冷画屏.落梅闻笛已三更.更无人处月胧明.  
我是人间惆怅客.知君何事泪纵横.断肠声里忆平生. 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纳兰性德  


雪开始融了。  
江南塞北,远远近近的白,一点一点消瘦下去。  
听说,南方落下多年罕见的鹅毛雪。  
想像不出,那些红菱窗子的凹角里,纤细清秀的阁亭间,是覆盖了怎样一层薄凉呢。
  
如果说,北方的雪势如铁马铜戈,纵呼啸东去,依旧风卷白草折;
那么南方的雪,就好比倜傥绰约的处子吧,动静之间,恰一折“杨柳岸,晓风残月”。  
  
夜孤眠。
残雪凝辉,温存的画屏渐冷了。

梅。一瓣两瓣,随习习凉风婉转飘落。  
开或谢,终是寂寞三更。
笛扬起一管幽怨。夜了。静了。凉了。思绪独行。

世事何堪忆。  
尚记少小,同兄姊几个被祖父逼着诵古诗词。  
于济济诸公中,格外偏颇地记住了纳兰性德,只因钟情他自带三分高洁的复姓。
略大些,再读他饮水清词,烂漫之中,更把他描摹成遗世独立的落魄才人。
…白衣胜雪,立马桥头,眼神落寞寡欢,眉梢蕴含风情。  
   
世人若用生存方向界定,大约可分为两种。  
一种:外露奔放,毕生图功,巧如针叶,执着地向每一个缝隙延伸触角;  
一种:内敛封闭,懵懂惰怠,不洞察世事,不熟谙世情,只沉埋于性情的炎凉冷暖。

无疑,纳兰容若属后者。  
那么,我呢。  
  
谁是人间惆怅客,何事惹君泪纵横。
古今庶人,得失之意皆出一辙。殊途同归的结局亦不过如此。

羌笛哀怨,吹落昔事。  
回首俯拾,已是不可再暖的一地悲凉。  
而,某年,若你我重逢,风吹动了头发,想起平生过往,是否会一样断肠呢。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54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