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玫瑰手指

---怀念中与你相遇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「半镜流年」沦  

2008-12-06 19:43:40|  分类: 红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08年09月07日

半醒半寐,几乎在床上蜷缩了一整天。  
胃空空;又似满满的。  
竭力,想悄悄掩饰了所有的不适。可是憔悴的面色出卖了我。
  
妈一整天阴着脸。老爸过来过去,不断丢给我欲说不说的叹息。  
中午时分,余来了,拎着一袋食物,满脸请罪的愧疚。我知道昨天根本不怪他。

起身洗脸。  
预备着,如若爸妈对他微词责备,我会替他开脱。  
可是爸如常招呼他。妈只是轻描淡写地,说我不懂得照顾自己,给别人添麻烦。  
战事预警解除,我的神经立马松懈下来。略坐坐,就捂着肚子返回我亲爱的床上。  
真的支撑不下去了。无论是身体,抑或是,心。  

闭眼思过。昨天,思维似乎抵达了崩溃边缘。有一种粉碎的欲念。  
无处躲藏的伤情,令我对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既迷恋又憎恨。  
它似乎曾把我湮没海底;又把我临空抛起,最终,跌醒在疼痛里。

今天的每一句话都说得小心翼翼,生怕一不留神,又被推进分崩的深渊里。  
一场爱,它储蓄起来的温暖也许可供一世慢慢享用;而一次殇,却足以在瞬间瓦解所有的信念,让人一蹶不振。

这几天不断在想,是否,我真的该远离这个缤纷的尘世了。  
也曾辗转无眠,想为余生寻找一个安静的地方,了渡。  
却终究一介卑微,无缘净地。转来转去,最终还是潦倒于纸醉金迷里。

红尘的恶俗凄迷。  
机缘未到,我走不出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4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